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說 > 恐怖 > 陰司守靈人

更新時間:2019-05-13 19:56:44

陰司守靈人

陰司守靈人 瘋狂的和尚 著

連載中 陳三夜關鈴 電影小說 宮斗小說 虐戀情深小說 a小說 特工小說

《陰司守靈人》小說主角名為陳三夜關鈴,由瘋狂的和尚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恐怖小說,目前正在掌文連載。全書主要講述養父說我是吃鬼奶活過來的。爸爸死后,子承父職,我去給人守靈堂,亡者做模特的兒媳婦橫死,給看陰墓風水先生突然重病……提醒:專業鬼故事,揭露民間術法,非專業人士,請勿模仿。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陳三夜,養父說我是吃鬼奶活過來的。

養父年輕時膽子很大,村里死人都叫他一起守靈堂。那年頭人們肚里都欠缺油水,有免費的煙酒葷菜吃,養父自然樂意。守的靈堂多了,養父對死人的禮儀也門兒清。慢慢的,十里八村做白事也不差一雙筷子,有不少找上養父的。隨著時間流逝,他很自然的成了職業守靈人。

他四十三歲那年去給鎮上難產死的***守靈,半路去撒尿,發現幾個月大的我躺在草叢里。據養父說,他正尿到一半,看到小臉慘白的嬰兒包在錦緞里,剩下的尿都嚇沒了。

養父見我雖然全身冰冷卻沒聞到人死后必然會出現的異味。他懷疑我是假死,用了一些土辦法,我真有了反應。他又用體溫讓我出現了微弱的呼吸,這才繼續往死人家里趕。

大半夜,死人親屬見他衣服里裹著小臉蒼白的嬰兒,差點沒嚇死。

天快亮的時候,我回升的體溫開始下降。養父讓人弄的漿糊,我也不吃。一起守夜的人見小嬰兒餓了,閉著眼睛不哭不鬧,如果不是我有呼吸,他們真會以為我是死嬰。再加上靈榻上躺著難產死的年輕***,他們嚇的打牌總出錯。

養父急的沒辦法,見躺著的女人胸挺大,還沒死一天,想著應該有奶,于是他把主意打到了死人身上。

他找借口騙走旁人,代替我給死人上香,并且認了媽。這才心驚膽顫的擠死人奶,聽說擠出來的奶是烏色的,還帶著腥臭氣。養父死馬當活馬醫,用指頭沾著給我吃,沒想到我還真吃了。

一連偷偷摸摸的吃了三夜的奶,我才睜開眼睛,于是我跟著養父姓陳,取名三夜。

我和村里孩子一樣長大,沒有任何特殊。每次問爸爸世界上真有鬼嗎?他總笑著說,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沾身。

別人說的是鬼敲門,他說的是鬼沾身,好像有鬼,又好像沒有。直到我碰見鬼沾身,心里才有定論。

那年,我在一所三流大學念大二,父親來信說他三月三要死了,讓我回村。

學校離山村很遠,我拿著信向輔導員請假一個月。他說這年頭寫信挺有才的,還死在三月三,除非在那天***才有可能。他根本不批假。

別人送點禮,請假半學期都批。我直接收拾東西走人,沒打算再回學校,實在不喜歡類似的人和事。

農歷三月二號傍晚,我匆忙到家,門前停了一輛小車,爸爸和不認識的老頭在天井喝酒。兩個老頭喝的紅光滿面,爸爸哪有要死的樣子?

我禮貌的問候一聲客人,憋悶的進了房間。

沒過多久,爸爸喊我一起吃,他對老人說:“劉老頭,聽說過重病多磨嗎?你那口子不會那么快咽氣。老子沒時間了,以后讓這小子去守靈。”

劉老頭打量我一會說:“不合適吧。”

“您感覺不行,別怪我不守信用,不送。”

先前還相談甚歡,爸爸立刻翻臉,一巴掌拍在桌上。劉老頭趕緊說:“實在是太年輕了,您真不能抽點時間?”

爸爸笑著搖頭,起身送人。劉老頭神情陰郁的開車離開。

送走劉老頭,爸爸回到桌前,指著破爛的房子說:“三夜,守靈的忌諱你沒忘記吧?”

“記得。”我搶過他的酒碗,不爽的說:“您年紀大了,少喝點,不然明天真過去了。”

“好!好!我不喝。我答應過三個人,幫他們家守一次靈。人要說話算數,我死了,你得完成這三個約定。”爸爸放下酒碗,盛了一大碗飯回來,他看著天色說:“還有點時間,給你講一些老子拿命換來的經驗和教訓。”

爸爸中氣十足的講著一些我沒聽的事兒,我聽得心底發毛,有些懷疑事件的真實性。

午夜十二點剛過,爸爸點了根煙交代完三個約定,突然不舍的說:“兒啊,別像老子一樣打光棍,要給老子找個漂亮兒媳婦。”

他垂下腦袋,嘴上的煙掉在胸口,兩手撒在一旁。我趕緊撿起煙頭丟地上,不高興的說:“別玩了。”

沒一會,一陣臭氣從他下身傳出,我知道人死后會大小便失禁,頓時慌了手腳,顫抖的探他的鼻息和脈搏,真沒氣了。

我跪在椅邊哭,搖著他的手大喊:“別裝了,你騙不了我。”

能大碗喝酒拍桌子,吃兩碗飯,怎么說死就死?我根本無法接受。

在村里人的幫襯下,我處理完爸爸的后事。前腳剛把爸爸送上山,還沒送完賓客,劉老頭著急的開車過來,跪在遺相前扇了自己幾嘴巴,愧疚的說:“剛聽到消息……當時真沒悟懂您說的沒時間……”

劉老頭拿爸爸當高人,而我卻想著輔導員的話,發誓要弄清楚能算準自己死期是怎么回事?

劉老頭走時,小心的提到守靈的事,這是三個約定之一,我很鄭重的答應。

過了兩個多月,穿黑色西服的嫵媚***開著劉老頭的車找來,她是劉老頭秘書,接我去守靈的。我換上黑色土布唐裝,千層底布鞋,拿著爸爸給人守夜常帶的竹篙,跟著***上車。

***很客氣,對我這一身行頭挺好奇。我坐在后座,低頭撫摸著被爸爸握出了手印的老竹,開始還嗯兩聲,被問煩了,我說:“生人莫問死人事,壽衣穿在生人身上罷了。”

***縮了縮脖子,車差點撞到樹上,車內變得詭異的靜,我能聽到她急促的呼吸聲。

“停車。”

車開在近幾年剛修的省道上,我看到遠處剛修的一座壯觀新墳忍不住疑惑。***本能的踩剎車,我揉著被竹篙頂疼的部位,下車找到一條小路到了墳前。

附近村的墓地都在山上,此地風水也不行,有錢建大墳,不找人看看真說不過去。最重要的是省道沒改道前,爸爸是在這里撿到的我。

“愛子諸葛隨風之墓。”

***驚訝的念完墓碑,趕緊捂住小嘴。我疑惑的看著她,她說:“姓諸葛的很少,近期有位姓諸葛的來縣里投資,傳言提出的一個條件是要某個偏遠小鎮的一塊地。不會是這吧?”

我看著新墳,心里沒有任何漣漪。沒擁有過親生父母,自然也談不上失去。

“麻煩你背到那邊去。”我指著墳墓旁邊,女人踩著水磨石地走過去,還不時回頭看一眼。我說:“千萬別回頭,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你會很麻煩。”

她嚇的哆嗦,我解開褲帶,放出小兄弟,對著新墳舒服的撒了一泡尿。

唏噓的水聲曾經從閻王那搶回了我的小命,如今尿出的只有我對爸爸的思念。

“走了。”

我綁好褲帶,***陰晴不定的回望碑前一灘水,擔心的說:“這樣做不好吧?被人家知道……”

“陳莊守靈人每次去守靈都會在這尿一泡,埋在這里算它倒霉。”我走在路上隨口胡扯。

***遠遠的對著墳墓作揖,嘮叨著請原諒。

不知道她是怕鬼,還是怕姓諸葛的,總之她走的非常快,開車的速度也快了很多。

到了鎮上我再次讓她停車,買了香燭紙錢到“我媽”墳前,默默燒著。三夜的鬼奶有著救命之恩,奶恩不能忘。

“嗯哼?兩短一長,左中持平,右短為催命香。”

我伸手感受一下風向,不應該燒出這種香,小聲問:“媽,您是提醒我此行不利?”

山風吹來,我打了一個寒顫,心里莫名的不安。***聽到催命香,用手搓著胳膊,張嘴似乎要說話,又忍著沒開口。

下山的路上***夾著腿,走路的姿勢很別扭。到了車上我問:“你沒事吧?還能不能開車?”

“沒事,親戚來了。”她倒是大方。進入縣城天已經到了傍晚,她忍不住問:“聽說香最忌兩短一長,不會真有事吧?聽說……聽說……”

她的話忍著沒說,我那種不安的感覺更重了。

停喪的地方在縣城郊區老宅,戲臺搭的很高,遠遠聽到唱的是戲曲“天官賜福”,我從小蒼白的臉都黑了。

這是死人不是祈福,不唱“祭靈”這類的戲曲,也別唱招神戲啊。人死陰氣重,招來的不定就是游魂野鬼或各路野神。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電影小說
  2. 宮斗小說
  3. 虐戀情深小說
  4. a小說
  5. 特工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青蛙美文

回復陰司守靈人或者回復書號551 閱讀全文

×
北京pk10怎么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