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說 > 恐怖 > 招魂

更新時間:2019-08-24 12:31:47

招魂

招魂 佚名 著

連載中 文靜秦風 電影小說 架空歷史小說 純愛小說 軍婚小說

小說角色名是文靜秦風的名稱為《招魂》,這本書是作者佚名創作的恐怖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了人是有魂的,不管你信不信!高人能招魂,厲鬼能上身,樓上的鄰居老太太瞞著兒女將金首飾藏在我家,可她第二天就去世了,我想將金首飾還回去,卻沒想到......表妹去她家給葬禮幫忙,回來之后,整個人都變得詭異起來,沒等我搞清楚表妹遇到了什么,忽然間發現,樓上的老太太三年前就已經死了。看來想弄清這些鬼事的真相,就只能招魂兒了......可惜我不會!!!所以我要講的是,招來一只厲鬼的經歷,別提多酸爽了!

精彩章節試讀:

那天我下班回家,表妹就指著茶幾上的一個小包袱對我說,這是樓上老太太的金首飾,要在我們家寄存一段時間。

當時我就懵了,打開包袱一看,十幾件戒指項鏈之類的首飾,多半斤重,按照當時的金價,少說值個七八萬塊錢,我趕忙問表妹,這是什么意思?

表妹說下午的時候,樓上老太太挎著小包袱來做客,哭哭啼啼的說自己的兒女不孝順,時常偷她的首飾賣錢,所以她想讓我們幫忙保管一段時間。

表妹說完我就急眼了,問她是不是腦子進水了,這么簡單的騙局也看不出來?

我是外人地,只是在省城上班所以租了房子,和樓上老太太的交情,僅僅是見面喊個阿姨好,就算把首飾埋進小區花池里,也比藏在我家,更讓她放心吧?

我抓起小包袱準備還回去,表妹卻很委屈的解釋,那老太太哭的太可憐了,老伴死的早,沒有依靠的人,所以表妹才一時心軟,答應幫她保管,而且老太太立了字據,應該不可能反口誣陷。

表妹把字據遞給我,條條框框都標注清晰,可我還是有些虛,就讓表妹上樓陪老太太好好聊聊,趁機把首飾還回去。

表妹很為難的說,下午的時候,老太太差點給她下跪,現在還回去肯定還要搞這一出,還不如等上幾天,找個要回老家的借口還給她。

我權衡一番,只好答應了,畢竟誰也扛不住老太太給你下跪不是?

可俗話說的好,怕什么來什么!

第二天我上班的時候還提心吊膽的,生怕那包金首飾出問題,下午五點多,表妹就慌慌張張的跑到公司告訴我,樓上老太太去世了。

當時我心里一哆嗦,以為老太太用生命演繹了一場騙局,可我手里有字據,真想不出她怎么騙我!

我問表妹,老太太怎么死的?

表妹說不知道,只是聽見樓上傳來哭聲就去看了看,得知死訊便趕忙通知我。

和幾個同事商量這事,他們說應該不是騙局,搞不好真是個巧合,最好的辦法就是按兵不動,如果老太太的兒女不知道這件事,那些首飾就歸我了。

暫時理不出頭緒就讓表妹先回家,我挨個找朋友詢問。

那可是死人錢,借我個膽子也不敢據為己有,可直接還回去,又怕那老太太的兒女潑臟水,雖然有字據,可誰也不想惹上麻煩呀。

接連問了幾個朋友,我便給表妹打電話,讓她把首飾和字據從柜子里翻出來,對照一番,等我下班就去還給樓上,身正不怕影子歪,這種事拖得越久越麻煩。

心里裝著事,沒等到下班就跑了,可回家之后,表妹卻說她已經還了,笑瞇瞇的告訴我,她惹出來的麻煩,自己會解決。

我問那家人有沒有為難她,表妹說非但沒有為難,反而很開心的要送她幾件,不過她沒要。

我松了口氣,摸摸她的頭表示贊揚,順口開了個玩笑,就說早知道這樣,你真應該留下,全融了打條狗鏈子,將來拴你男朋友。

我剛說完,就發現她的臉色變得蒼白,怔怔的沒有接話,我心頭一顫,板起臉問她,到底有沒有還回去?

表妹急了,說我如果不相信,可以上樓去問。

我立刻做出要出門的姿態,她沒有阻止,只是紅了眼眶,泫然欲泣。

表妹叫文靜,出生不久就沒了父親,她媽將她扔家我家就消失了,我眼睜睜的看著文靜從兩個巴掌大的小嬰兒,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可以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就是我了。

文靜是個乖孩子,這次趁著高中畢業來省城找我玩,洗衣服收拾家就不說了,每天還將做好的午飯送去公司,溫順又可愛,她一掉眼淚,我就信了多半。

而且我也不能上樓求證,指不定我多句嘴,反而讓那家人起疑心。

軟言細語的哄了半天才破涕為笑,文靜乖乖的去做晚飯。

我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可實際上,這只是開始。

照當地的風俗,人死后還要在家停靈幾天,也就說那老太太的遺體,就在我們頭頂,這讓我挺膩歪的,可更膩歪的還在后面。

回家時還沒有哭聲,到了晚上七點多,老太太的女兒便凄厲的哭嚎起來,時不時還喊兩句,媽,我好想你,你快醒醒之類的話。

我心說這大姐有病吧,真醒過來,還不得嚇得你求她再死過去?

哭聲徹夜不停,搞得我和文靜第二天起床,都能看到彼此的黑眼圈,可那大姐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氣,第二天夜里照舊哭啼,凌晨兩點,吵得我實在睡不著,只好滿腔煩躁的在客廳做運動,沒一會,文靜也從臥室出來,穿戴整齊,說是她有辦法,讓我回去睡覺便獨自上樓去了。

幾分鐘后,哭聲消失,我正納悶她是怎么做到的,文靜便發來短信說,哥哥你還要上班,早點休息,我陪她談心,今晚不會哭了。

真是個聰明的小丫頭,只是委屈她了,可文靜還能在白天補覺,我卻連續折騰兩夜,當時也顧不上其他,眨眼間就睡著了。

起床之后就去上班,中午文靜送來午飯,比之前好吃了許多。

我問她昨夜的事,文靜說老太太去世當天她就幫著干了點活,大家都熟悉了,昨夜過去,便陪那哭嚎的大姐談心,說了自己的身世,反倒換大姐安慰她。

因為還有其他人在守靈,倆人在臥室聊了會就睡著了。

我問她,樓上停著尸體,夜里有沒有鬧鬼?

文靜說我真討厭,就知道嚇唬女孩子。

我還真不是嚇唬她,辦過白事的人應該知道,過世的人最忌諱沾到親人的眼淚,會讓亡者不忍離去的,那大姐趴在老太太的遺體上哭了兩天......

如果這世界上真有鬼,她肯定把她媽哭回來了。

我想勸文靜不要再去,可看她一副熱心的樣子,猶猶豫豫還是沒有張口,而且靈堂里還有其他人,他們都無所謂,應該是我多心了。

接下來,文靜每晚都上樓陪大姐,倆人還挺親密,大姐送了她幾件衣服和首飾,而文靜每天送來的午飯,也開始翻著花樣的精致,我心說那大姐死了老媽,居然還有心思指點文靜的廚藝?

過了三天的中午,我就勸文靜不要太下功夫,這幾天她也挺累的,我隨便吃點就行了。

很平常的一句話,文靜卻紅了臉,支吾兩聲便落荒而逃,搞得我目瞪口呆,感覺文靜當時的慌張,就像早戀少女被家長抓住了一樣!

文靜長的挺漂亮,人又單純,是那種老人一眼就會滿意的乖兒媳婦,再想到那大姐送給文靜的首飾,我覺得八成是給自家的子侄相中了。

老子辛辛苦苦種了十八年的白菜,也沒人打個招呼,沖上來就要拱,差點把我給氣死,而且那些金首飾都是十幾年前的土掉渣樣式,擺明了欺負文靜沒見過世面,所以我必須得阻止他們。

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來不及了,文靜從十一歲開始就給我做飯,從沒有這幾天的好吃,顯然是費了心思,搞不好與她眉來眼去的,就是樓上守靈的某個男人,文靜做給他吃,捎帶給我送了一份。

于是我更加煩躁,想起了小時候我家隔壁那孫子要搶我的玩具車的事,當時我就把那孫子推泥溝里去了。

那天下班之后,我氣勢洶洶的回家,打定主意要攪黃他們,文靜才十八歲,過完暑假就去上大學了,于公于私,我不允許她談戀愛。

那一天,也是老太太出殯的日子,原本文靜想去送葬,卻被大姐阻止了。

我到家后,便看到她裹了條薄毯子,蜷縮在沙發上瑟瑟發抖,最近幾天一直下雨,還以為她送午飯時著涼了,就問她哪里不舒服。

聽到我的聲音,文靜艱難的爬起來,嗓音發顫的對我說:“哥,我好難受。”

這時候我才發現文靜的臉色很不正常,發燒的人應該滿臉通紅,可她卻是雙頰騰起兩片紅暈,眼神迷離,很像吃了那種藥的模樣。

我心里咯噔一下,隨即便感覺天崩地陷,覺得那大姐不讓她陪著出殯的原因,就是為了給她下藥,讓某個男人把她糟蹋了。

我想掀開毯子看看,卻害怕看到她赤.裸的身體和被人撕碎的衣衫,心臟砰砰的跳動,整個人都有些發軟,根本不敢想象如果真發生那種事,文靜能不能振作起來,她的性子有些軟弱,是那種逆來順受的女孩,一個想不開就完蛋了。

就在我擔驚受怕的當口,文靜小聲說,哥,我好冷。

她伸開雙臂求抱抱,毯子滑落,露出了有些褶皺卻完整的衣服,我頓時松口氣,才發現后背已經濕透了。

摸她額頭,很燙手,我說咱們去醫院吧,文靜撒嬌似的哼了一聲,說是不想去,先測測體溫。

找溫度計的時候,我打給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讓他開車過來,如果高燒不退就直接去醫院,朋友卻說他正和一位老中醫吃晚飯,不如請他過來,比去醫院方便多了,我說那樣最好。

把文靜抱到床上,我說,來,咱們測個體溫。

我的意思是讓她自己弄,卻沒想到她抓著我的衣角不撒手,閉著眼,點點頭便沒了動作,我拿著溫度計比劃兩下,無論從領口塞進去還是撩起衣服,好像都不太合適哈,雖然這丫頭八歲之前,都是泡在盆里讓我給她洗澡,可現在畢竟十八了呀,當年我敢穿著開襠褲上街,難道現在也敢?

我就說,這么大丫頭了,怎么還沒羞沒臊的,快起來自己測體溫。

文靜嗔怪的瞟我一眼,拖著很重的鼻音嗯了一聲,滿臉的不樂意,可還是慢吞吞的爬起來,卻沒接體溫計,微瞇著眼,雙頰羞紅,揪著我的衣服,小腦袋往我脖頸里靠,當時我還想,生病的女孩都這么黏人?可隨后卻嚇了一跳。

就像剛生下來的小奶貓跟主人撒嬌似的,剛開始我還沒反應過來,只感覺脖子里癢癢的,就讓她別鬧了,趕緊躺好。

緊接著,有只不老實的小手往我褲子里探去,我趕忙按住,這時才發現文靜喘息粗重,閉著眼,馬上就要湊到我嘴邊。

就算我再傻,這時候也發現不對勁了,除了本能的心慌意亂,還有滿腔的震驚。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電影小說
  2. 架空歷史小說
  3. 純愛小說
  4. 軍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二更超市

回復招魂或者回復書號5178 閱讀全文

×
北京pk10怎么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