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說 > 奇幻 > 盤古淚

更新時間:2019-09-16 16:45:42

盤古淚

盤古淚 花椒 著

連載中 斑無命克羅頓 空間小說 搞笑小說 女強男強小說 王妃小說

人氣小說《盤古淚》是來自花椒著作的奇幻玄幻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斑無命克羅頓,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為對抗天地劫難,以風幽鳴為首的五行戰士被上天甄選,得上古神兵歷經艱險、上天入地、戰狼妖、立七狄、斗老鱷、入姬水、闖鳴鴉、下九幽、最終得以聚齊九方輪,尋到地衣綠祖,拯救天地的故事。

精彩章節試讀:

一聽到這個問題,風幽鳴覺得自己的頭更加脹痛了,怎么說,說自己正在和可惡的蟑螂們戰斗的時候從雪山上掉下來,居然到了什么天地相交的地方,見到了一個自稱女媧的、不知道是人、是神還是妖怪物的,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成了什么眼淚、什么五行、還要完成什么應劫的宿命,然后人家一揮手,就啥也不知道的掉到這來了?這些話連自己聽著都不靠譜,說給這些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們聽,她們不殺了自己才怪呢?

"阿嬤,他醒了嗎?"

就在風幽鳴絞盡腦汁琢磨怎么應對是時候,一個凌厲而果決的聲音由遠及近傳來,讓人一聽就有一種寒意。

風幽鳴順著聲音望過去,大約十幾個人打著象燈籠一樣的發光體簇擁著一個身材高大,同樣紅發紋面黑臉的人向自己走了過來,和地穴里其他人不同的是她身上穿的是虎皮,身上背著比他見過的人都大的骨弓。額頭上除了綁了一圈皮繩以外,還插著三根類似野雉羽毛一樣的東西。顯然是這些人的首領。

"赤璧姐,他醒了,還能說我們一樣的話"叉著腰的圓臉扭回頭樂呵呵的說

"那問出什么沒有?"

"還沒有呢?"

"赤,外面怎么樣"

蒼老的聲音再一次響起的同時,凌厲的眼神從風幽鳴的身上移開,瞬間就暗淡了。

"阿嬤,我剛剛帶姐妹們巡查了方圓十里的區域,沒有發現狼妖出沒,也沒有發現紫的人,不過……"

這個叫赤璧的首領欲言又止,然后轉過去來到了那個嬤嬤的面前,俯下身去,邊耳語邊向風幽鳴那里瞥著。

"嗯"阿嬤的雙眼再一次注視著風幽鳴。

"你叫什么名字?"

這個問題讓風幽鳴感到一種不能不回答的壓迫感。"我叫風幽鳴?"

"風幽鳴?"

"好有趣的名字?"

"不是我們的族人啊,但他和我們長的一樣啊,難道除了獸族和蟲族還有其他的人族"

"其他人族,他穿的和我們一點都不一樣"

"你看他的頭發和我們這的男人不一樣"

……

本來因為叫赤璧的首領回來而帶來的片刻寧靜因為風幽鳴的一句話又引來了這群雌性物種嘰嘰喳喳的議論。也讓風幽鳴弄清楚了一件事情--她們也是人類,只不過是另一個自己未知大陸的人類。

"嗯……"阿嬤那蒼老的聲音再一次讓整個地下變得安靜了。

"風幽鳴,你從哪里來?"

又是這個撓頭的問題。風幽鳴試圖站起來,站在他面前的叫赤玦的圓臉女子手疾眼快的把一把骨刀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別動?說,你從哪里來?"

"我,我本在一個非常遙遠的地方"

風幽鳴根本不去管眼前的骨刀,眼睛死死的盯著嬤嬤的眼睛。同時也看清楚了這個被稱作嬤嬤的女人,她和眼前這些年輕的女人在裝束上幾乎沒有什么大的區別所不同的是她的脖子上掛著一串奇奇怪怪的動物的牙齒,更意外的是她那雙可以發出光芒的眼睛里居然沒有眼珠。

"遙遠的地方?"那雙沒有眼珠的眼睛里又發出了光芒,"那你是怎么到這里的呢?"

"我確實不知為何來到這里?而且我也很想知道是怎么來到的這里。不過……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不重要?你突然之間就來到我們七狄之地究竟是何居心?"叫赤璧的首領用手壓著骨弓怒沖沖的直視著風幽鳴。那一頭紅發也跟著炸了起來,在昏暗的空間里,顯得格外可怖。

"是的,不重要,我既然來到了這里,就是天意,這里就一定有需要我的地方"

"天意?"老嬤嬤的聲音又緩緩的響起,"既然是天意,就先留下來吧!"

"留下來,我們這里從來沒有過男人留下來的?"

"就是啊,這不是壞了祖宗留下來的規矩嗎?"

"其實留下來也不錯"

"是啊,長的還不算難看"

在大家的紛紛議論中,被稱為阿嬤的老者心里也變得不那么平靜了"天意,到底是佑我七狄還是要亡我七狄啊"

"赤玦,你和皛月看著他,沒有我的命令他不準離開地穴"

"是,阿嬤"赤玦似乎很滿意分配給她的這項任務,沖著角落里喊了一句,"皛月,過來一起看著這個家伙"

在風幽鳴并沒有注意到的幽暗角落里,一個赤發弓身的女子以非常矯健的步伐閃到了赤玦的身邊。

風幽鳴忽然感到自己胸前微微發出一絲亮光,不由心頭一凜--莫非是五行石有了感應--難道這里就有我要找的人。想到這里,他不禁多打量了幾眼這個叫皛月的女子。

卻見這女子雖穿著和大家沒有大的區別,但似乎比其他人的破舊了很多;雖也是赤發,但眼睛卻異于其他人的暗紅色,而是碧色,最奇怪的是脖子上竟生有一圈五顏六色的鱗羽。

風幽鳴上上下下的打量顯然沒有避開這些看怪物一樣看他的女子們。

"看什么看,留下來就得守我們的規矩"叫赤玦的女孩威脅的晃了晃手里的骨刀"老老實實的呆在這里,你敢亂來,小心我手里的刀"

風幽鳴懶得理會這個叫赤玦的丫頭,眼睛從皛月的身上移開,卻被另兩束微微的藍光吸引了,那是在皛月的腳邊發出的光芒。風幽鳴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個毛茸茸一團的生物,在幽暗的地下,雖無法看清全貌,但可以斷定,是類似貓、狗一樣的動物。而且風幽鳴很明顯的感到了它對自己的不友好。

圍著她的人開始散去,很快,除了看著他的兩個女子和那個被叫做阿嬤的老女人外,其他人很快在地穴中消失了,只剩下這幽暗的光和阿嬤的在那里念經般的喃喃自語。

反正暫時什么也做不了,風幽鳴開始靜下來先舒展了一下自己四肢,左右搖晃搖晃了自己的腦袋,好像身上沒受什么傷。這才放眼觀察所處的環境。果然是長長的地穴,一眼望去,沒有看到盡頭。地穴里每隔一丈左右在墻面上都會嵌著一個形態象碗一樣的物體,里面好像承裝著很多只小蟲子,這些小蟲子不知什么原因緊緊的集聚在一起發出了光芒。使得這地穴里有了光亮。自己所在的位置似乎是地穴的最里面,也象是一個房間。這里除了四個、不,算上那個不知是貓是狗的毛團,應該是五個喘氣的活物以外,只有象剛才盛狼血的那種大小不一的罐子排列在靠著老阿嬤的地方,和罐子擠在一起的是一大卷動物的皮。地穴里顯然有很多分支的通道和用來居住的地方,不時有昏暗的光投射出來,但幾乎沒有什么太大的聲音。

叫赤玦的女子過去抱過那一卷獸皮,攤開后把最外面,也是最大、最厚的一張放在了老阿嬤的身邊。然后扯過一張扔給了風幽鳴,"這以后就是你的獸皮了,你睡覺的時候就鋪他"剩下的她鋪在了距離風幽鳴有三尺的地方。

"皛月,前三個時辰我看著他,后三個時辰換你"

叫皛月的女子點了點頭,躺到了獸皮上倒頭就睡。風幽鳴可是一點也睡不著,滿腹狐疑的他只好壓低了聲音沖著看著他的圓臉女子搭話。

"嘿,你叫赤玦"

"快點閉嘴睡覺"小姑娘兇兇的樣子一點也沒讓風幽鳴閉嘴,反而更激起了他說話的愿望。"我根本睡不著,你總得讓我知道我這是在哪兒吧?還有你們不會一直就讓我在這呆著吧?"

"快閉嘴,你睡夠了,別人還要睡覺,明天是月圓之夜,是最危險的時候大家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戒備"

看到小姑娘一副不耐煩的樣子,風幽鳴故意的抬起了右臂甩了一下,一支長約尺二的東西出現在了手中,可眼前一張滿弓卻對著自己,那支骨箭上透出森森的藍光,顯然箭頭上有毒。握箭者的雙眼噴發著瑩瑩的綠光,她旁邊同樣射出綠光的小毛團一聲低沉的"嗷"打破了寧靜。

這一切嚇呆了剛才還聲色俱厲的赤玦。老阿嬤的頭緩緩的轉了過來。"皛月,怎么了?"

"手里,什么?"風幽鳴第一次聽這個叫皛月的女子說話,冷漠而低沉。不過這一切很快把他拉回了現實,簫也在,說明這是女媧把我送到這里來的。

"是我的簫"

"簫嗎?"老阿嬤的聲音再一次響起"皛月,放下箭吧"

"風幽鳴,我們這里是小狄村,屬于七狄之地"

"小狄村,七狄之地?"

"是的,我已經回答完了你的問題,你先睡覺吧"

"赤璧姐,有狼妖,"忽然從很遠處傳來奔跑聲和嘈雜聲,甚至聽到了小孩子的哭聲。

"狼妖來了"赤玦條件反射般的轉過身想向外跑,卻被身后的風幽鳴一把抓住了胳膊"我也要去"

赤玦回頭用狐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了被稱作阿嬤的老女人的方向。

"帶上他吧"老女人說完又開始喃喃自語起來。

"放開我,跟著"赤玦沒好氣的說了一嘴,風幽鳴卻發現那個叫皛月的女子和她身邊的毛團早不見了蹤影。

赤玦帶著他七拐八繞的來到一個十分寬敞的如同一個大廳空間,這里早已聚集了四五十個都背著骨弓的赤發女子,這里的無論是洞壁上還是洞頂都放了更多、更大的碗一樣的物體,也有更多的發光的蠕動的蟲子一樣的東西聚集這,讓大家的面容變得更加清晰,也讓風幽鳴可以更加仔細的觀察周邊的每個人的面容,他發現這些女子雖然紋著面,但年齡都不是很大,即使是作為首領的叫赤璧的女子也絕超不過三十歲。雖然都是漆黑的皮膚,但依然擋不住青春的氣息。

"有多少狼妖"

"是一大隊狼妖,它們速度太快了,沒看清楚有多少只,但是肯定比以往多,而且它們好像知道我們的位置,直奔著我們這里來了,還有,對了,我好像看見蒼蒙了"

"蒼蒙,真的是蒼蒙,你沒看錯?"

聽到蒼蒙這個名字,大廳里瞬間靜了下來。

風幽鳴緊跟著赤玦擠在圍著赤璧的人群中,貼到赤玦的耳邊悄聲的問道"蒼蒙是誰?"

可赤玦就像沒聽到一樣,壓根沒有理會他的意思。

"姐妹們,大家準備戰斗,赤環,你馬上通知臨近的幾個地穴中的族人,告訴他們,這次蒼蒙來了,有可能狼妖的大隊人馬也快到了,讓她們的衛隊都參加戰斗,無論此戰能不能勝利,以防萬一,我們盡力拖住敵人,還是盡快把老人、孩子還有食物準備轉移到新的洞穴去。赤玦,你帶幾個人在這里保護好阿嬤,還有看住這個家伙,如果這里守不住了,你們也爭取到新洞穴去。"

"明白了"叫赤環的女孩說完,帶著幾個女子離開了大廳。

"赤璧首領,我也要去看看"風幽鳴沒等赤玦說話,搶先對赤璧說到

"你?""你居然敢不執行赤璧姐的命令"赤玦回過頭來搶白他。

赤璧沉吟了一會兒,"也好,皛月,讓他跟著你,如果他有任何異常,就殺了他,如果你看不住他,就自裁吧"

風幽鳴巡視了一圈,才發現那個皛月和毛團站在離他們有很長一段距離的角落,對赤璧的命令她沒有答話,只是點了點頭,不過風幽鳴卻以外的發現那個毛團似乎頭上長了一只角。

"你到皛月身邊去,找死的家伙"赤玦似乎對他的選擇很不滿意,氣哼哼的推了他一把。風幽鳴慢悠悠的走向皛月。"難道她是個啞巴,這個姑娘,有點意思"

"出發"赤璧一聲令下,所有人全都弓著身,迅速的從大廳出發,一路小跑著東繞西繞的行進了一大段的路,居然離開的地穴。

地穴外是漆黑的一片,可這些女戰士們似乎早就熟悉了這樣環境,他們光著腳板,以十分微弱的聲音準確的進入了防御的陣地,那是一條條掘開的深淺不一溝,有點象戰壕,但是只能起到隱蔽的效果。

"奇怪,不是說明天是月圓之夜嗎?怎么漆黑一片,難道現在是白天,不會和我所來的世界一樣,這里也沒有太陽?還有蒼蒙是誰,為什么一聽到他的名字,大家都這么緊張"風幽鳴的腦袋正在琢磨,突然聽見了沙沙的聲音,進而居然聽到了說話的聲音。

"老灰,這群娘們肯定沒想到我們會這個時候來,原來都是有月光的時候咱們來掃蕩,現在肯定都在呼呼大睡"

"那是,老白,這次也不看看是誰來帶隊,狼族十大勇士的蒼蒙大人,跟隨天嘯大統領南征北戰,據說這赤部中的戰神,前任首領狄赤璞就是死在蒼蒙大人的颶風狼牙之下。

"聽說赤部中的狄赤瑗公認是七狄部落中最漂亮的女人,咱們大統領垂涎很久了,這一次我們把她抓回去,大統領一定會重賞我們的"

"據說這是赤部最頑強的抵抗力量,今天把他們消滅了,就對橙部形成合圍了,滅亡七狄指日可待了"

"到時候,我們又有了大批的奴隸和食物,全是漂亮的奴隸和鮮美的食物。"

"都閉嘴,快到了,等一會兒戰斗勝利了再盡情快樂吧!"

一個粗重的聲音讓一切要恢復了平靜,只有輕輕的沙沙的聲音由遠及近傳來。

"你聽沒聽見狼妖說什么"風幽鳴湊到皛月的耳邊壓低了聲音。

換來的只是皛月的搖頭,"難道我可以聽的比她們遠?"風幽鳴差異的又靜下心來聽,這次他居然聽到了遠處地穴里傳來的嬰孩的哭聲。

風幽鳴心里有了數,說明敵人到這里還有一定的距離,他開始觀察周邊的環境,陸續的有長發持弓的人迅速而緊張的加入到了陣地之中,大家的眼神里似乎都充斥著緊張、焦慮和憤怒,唯有靠自己最近的皛月的眼里只有瑩瑩的綠色,那是一種動物捕捉獵物時才有的眼神,倒是那個毛團的表情和其他人很相配。在高度的緊張中,風幽鳴突然冒出了一個奇怪的想法:七狄部落公認最漂亮的女人--狄赤瑗--我怎么沒見過。

陣地的前方是坑坑洼洼、溝溝壑壑的大地,不知是多少年的樹木全都倒伏在地上,甚至有的連根拔起,樹葉早已經枯黃,甚至更多的已經爛成泥土,顯然,這里除了一片荒蕪,已經沒有任何生物在大地上存在了,如果不是發現還有一些奇怪的"人"潛藏在地穴里,已經即將出現的狼妖。

"大家注意,狼妖出現了,靠近了再射"

風幽鳴也看見大家口中說了很久的狼妖了。這些普遍都2米多高,渾身鋼鬃般的堅硬毛發、爪子里握著石刀、石斧、木棍和沾滿鋒利牙齒的狼牙大棒武器的狼妖疾馳而來,雖然那一顆顆碩大的頭顱,那健壯的肌肉、鋒利的牙齒,還有那一雙雙散發著綠悠悠光芒的眼睛,在這寂靜、荒涼而幽暗的地方讓人不寒而栗。但風幽鳴居然有了點時代優越感,它們的武器居然和這些人類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完全是原始社會階段嗎?不同的是這些所謂的狼妖是可以直立行走的,嚴格意義上來說還能制造工具,還有語言,靠,在地球上學的人和動物的區別不僅僅被科學的進步否定了,甚至從最開始,可能這個設定就是錯誤的。

不過這種所謂的優越感瞬間就把他拉回了現實,風幽鳴粗略估摸了一下,這群肌肉發達、頭腦卻不簡單的怪物能有二三百只,自己這一方無論在數量上還是在戰斗力上都處于絕對的劣勢,特別是當他看到在狼妖的隊伍里有一個幾乎是自己身高3倍多的龐然大物的時候,他都有點后悔跟著出來了。

"射!"

戰斗在突然的一聲喝令下開始了,雨點般的箭簇并沒有阻擋住疾馳的狼妖,風幽鳴很快發現由于武器的原始,弓箭的威力遠沒有想象中那么大射程幾乎不超過50米,而且雖然這些削尖的木頭做成的箭頭上涂抹了不知名的毒藥,但是狼妖皮糙肉厚,有些根本射不進去,有的即使射進去了也需要一個起效的時間。不過似乎身邊這個叫皛月的是個例外,風幽鳴發現她每射出一箭都會倒下一只狼妖--因為她射的全是狼的眼睛,而且幾乎百發百中。

但總體上弓箭并沒有發揮優勢,狼妖很快沖到了近前,慘烈的近身肉搏開始了,一時間,喊殺聲、嘶咬聲、甚至骨頭碎裂的聲音充滿了整個陣地,風幽鳴明顯感覺到,在這群所謂的狼妖的變異生物面前人類的不堪一擊,到處都是綠幽幽的光芒,輕易的就把這些人類戰士的身體砸爛、撕開,甚至直接咬住脖頸,讓血液肆意的流干。女戰士們前赴后繼的勇氣讓他一甩右臂,那只在他看來中看不重用的"雞肋"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對著切近的狼妖沖了過去,施展開了自己的格斗術。

雖然在無數次的戰斗中化險為夷,也遇到過很多難纏的對手,不過在他曾經戰斗過的世界里,蟲子雖然照比原來增大了數萬倍,可是畢竟個頭和人類差不多,而現在全是些不知有多大蠻力的大塊頭。

粗蠻、高大強壯但動作十分敏捷的狼妖給風幽鳴帶來了不少麻煩,特別是它們沉重的武器讓他不敢用自己手里的這根棒子去硬碰硬。

但很快,他發現自己錯了,當這根棒子不小心碰觸到那些石斧,木棒的時候,他的這只棒子不但沒事,而且凡是碰到它的武器全都碎裂了,甚至打到狼妖的身上,狼妖也瞬間倒地,一命嗚呼。

"對呀,按女媧娘娘的說法,這玩意兒前身是如意金箍棒,以前書上怎么說的來著--挽著些就死,磕著些就亡,挨挨皮破,擦擦筋傷。看來這女媧大神不忽悠人。"

想到這里,風幽鳴有些莫名的興奮,徹底放開了手腳,這不是雞肋啊,這是救命的稻草啊。他掄起凝魂簫,把自己會的那些格斗本事,連平時學過的武術套路全都耍了出來,一時間,身邊就橫七豎八的躺下了十幾只狼妖。而打斗中,凝魂簫居然發出了非常凄冷的聲音,在這血肉交織、殺聲震天的戰場上顯得格外陰惻。以至于他周邊的狼妖都不敢近前。風幽鳴趁此機會干脆來個指東打西,左右逢源,甚至騰出空來救護在自己身邊的戰士們,指揮她們后撤然后用弓箭射擊。這種打法很快取得了實質性的效果,他在前面沖鋒,后面一群女戰士們用弓箭干擾,有凝魂簫帶來的意外威力,喊殺聲竟被鬼哭狼嚎聲代替了,狼妖們成片的倒下,四處彌漫的狼血特有的血腥味讓風幽鳴回味起了曾喝下去的狼血的味道,一股怨怒忽然涌上了心頭。

"啊"他聲嘶力竭的呼喊了一聲,使出一式武術中常見的招式橫掃千軍。打算再來一次沖鋒,可這一招下去,突然從簫的七個孔中疾射出一片青色的光來,在黑暗中一現即逝,但他面前的幾十只狼妖全都倒了下去,大量的血從狼妖的身體中涌出,風幽鳴不由一愣,低頭再看,才發現這些狼妖全部被剛才的光斬成了兩截。

不僅風幽鳴附近狼妖們被眼前的一幕嚇的節節敗退,就來連他自己也被眼前發生的一幕嚇呆住了。

就在呆呆望著自己手中這根棍子的閃啊間,風幽鳴的余光看到了那只巨大的狼妖,用臉盆一樣的大手正舉起手中的如成年人大腿一樣粗、鑲滿了各種動物鋒利的牙齒和尖銳石頭的大棒狠狠的砸向皛月,皛月用雙手撐著地坐在那里,血順著她的胸前和手臂流淌著,但她只是直視著狼妖,眼里沒有絲毫的恐懼,只有憤恨。皛月肩膀上一個毛團奮力的沖向狼妖,用頭狠狠的撞向狼妖,但巨大的狼妖根本沒有理會它,毛團撞上后竟被彈了出一丈多遠,掉在地上滾了兩圈就一動不動了。

"小奇"風幽鳴清楚的聽到從皛月的嘴里喊出了小奇兩個字。

"她原來會說話,不是啞巴"

"哈哈,終于可以報你能傷我一眼之仇了,看你是個戰士,就不把你抓回去當奴隸了,死在我蒼蒙的手上是你的造化……"

"他就是蒼蒙"風幽鳴來不及想那么多,大喊了一聲"蒼蒙"順手用凝魂簫象剛才一樣對著蒼蒙的方向又使了一次橫掃千軍,可這次除了他拼盡全力的大喊吸引了蒼蒙的注意力以外,什么神奇的事情也沒有發生。不過僅這一瞬間,蒼蒙的樣子就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腦海里,蒼蒙渾身的毛發異常的粗重,那尖利的獠牙泛著陣陣寒光,最可怕的是他碩大頭顱上那一只燈泡大小的眼睛,發出的光芒似乎可以直接刺進人的心臟。和頭顱、身軀并不搭配的一對尖細、直立的耳朵更顯出面部的猙獰。

風幽鳴和獨目蒼蒙的眼神只是一個電光火石般的一個對視,就迅速的騰起向蒼蒙奔去,可蒼蒙似乎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手里的狼牙棒并沒有受到任何耽擱的砸向了皛月。危機之時,風幽鳴隨手就把手里的凝魂簫對著蒼蒙的唯一一只眼睛飛射過去,就在蒼蒙分神的剎那間,自己在地面上連續幾個魚躍,來到皛月身邊,借著騰躍過來的力量把皛月推了出去,順勢把皛月手里的骨刀握在了自己的手里,然后使出了自己多年來對付蟲子的絕招--借助推皛月的力量彈起,用單腿踢在蒼蒙的腿上,利用這個支點騰空而起,接著一個在空中一個鷂子翻身,把腳正好蹬在蒼蒙的狼牙棒上,在一個縱躍正好騎在了蒼蒙的脖子上,然后左手抓住蒼蒙頭上粗壯的狼毛,右手的骨刀對著蒼蒙的脖子由左至右的割了下去--整個動作一氣呵成、行云流水--但在蒼蒙的脖子上連一點印記都沒有留下,他開始懷念起自己的滅蠊了。

"愚蠢的人類"你以為憑你這猴子似的上串下跳就能傷害到我,我要撕爛你,哈哈哈"

在蒼蒙恐怖的笑聲中,風幽鳴感到自己的兩條腿像兩支干樹枝一樣被蒼蒙攥在了手里,然后身體忽然之間就向后倒了下去……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空間小說
  2. 搞笑小說
  3. 女強男強小說
  4. 王妃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青蛙美文

回復盤古淚或者回復書號2004 閱讀全文

×
北京pk10怎么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