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說 > 靈異 > 不負如來不負卿

更新時間:2019-09-29 18:35:27

不負如來不負卿

不負如來不負卿 佚名 著

連載中 風華應栩 輕小說 電影小說 百合小說 煉丹小說

《不負如來不負卿》小說主角名為風華應栩,由佚名最新為大家著作,目前正在陽光書城連載。她愛他入骨,可直到死的那一刻,那句“風華,你愿意娶我嗎?”還是未能說出口。

精彩章節試讀:

風聲瀟瀟,竹林里的落葉細細密密,朗然的蒼翠里,就只見一團紅色的光影,如一團火,在半空中橫沖直撞,后面一團黑色緊緊尾隨,眼看著就要將那紅色吞噬。

漂亮的女鬼眼見著就要落難,索性一個急停,順著挺拔的竹桿僅兩步,反身坐在枝丫上,攬袖俯身,大紅的裙擺如霧一般飄在樹梢,桃花眼妖妖嬈嬈,對著追到樹下的風華一個鮮妍的笑。

風華抬頭看她,手上的裂魂劍聞到了殺戮的味道,已經蠢蠢欲動。

女鬼說:“大人何故如此不依不饒,不如給小女子行個方便吧,小女子原為大人,肝腦涂地啊。”說著,舌尖輕舔著長長的指甲,萬般風情,無一不是向著樹下面色冰冷的風華。

真是尤物啊。

風華不為所動,緩緩抽出劍:“受死吧。”連語調都是平的。

女鬼還欲掙扎:“大人……”

白光一閃而過,女鬼的容顏凝固在嬌美的那一剎那,漸漸冷卻。然后,就煙消云散了。這一切不過是半刻的事情。

隨后跟來的鬼差看到這一幕,膽戰心驚,紛紛單膝跪地,齊聲道:“屬下來遲!”

裂魂劍打了個旋兒,回鞘。

“下次若是還要我出手,你們也就不必活著了。”沉聲郎朗。

雪白的手帕被人拿住一角,在溪水里徐徐展開,于是絲絲縷縷的血跡就在手帕子底下,順著水流走了,風華將它仔仔細細洗干凈。旁邊的裂魂劍熠熠生輝,寒光刺眼。

再不遠處是一灘未干涸的印記,帶著點恐懼的,猙獰的形狀。印記也有感情。

風華蹲在溪水邊擦劍,冷著眼,板著臉,似乎眼神里都結了霜。

陰司第一鬼差的封號,一舉手一投足都是殺伐。

手下們七零八落散布在不遠的地方,旁邊一個新來的小鬼跟另一個來了稍稍久一點的小鬼咬耳朵:“你說,老大是不是不會笑啊?”

來得稍久的小鬼一拳,不輕不重地打在新來的肩膀上:“你才不會笑呢!這樣亂說,小心老大聽見了,讓你也灰飛煙滅。”

新來的小鬼忙往回一縮,滿臉驚恐:“不敢了不敢了……”

說著小心地往風華的方向瞥了一眼,風華已經結束了手里的活計,將帕子收好,坐在溪邊,不知道在想什么,小鬼說:“你看,老大又在那發呆了。剛才那個女鬼那么漂亮,勾引著他,他卻一點都不動心。你說,他是不是沒有心的?”

另一個才復又抱著臂,看著風華的方向,略顯老成地嘆了口氣:“你不知道,老大啊,從前不這樣的。”

風華一動不動地坐著,微風乍起,額間一縷青絲飄飄搖搖,話音零零落落飄進他的耳朵。手帕子有點濕,揣在懷里透了衣衫,于是胸前有一點點的涼意,心口處似有個聲音說:你愿意娶我嗎?

脆亮亮的,一遍遍折返,回響。隔著無比遙遠的距離。

不忍再想,他有些痛苦地閉上眼睛。

微風起,斑駁的樹影搖搖晃晃,光陰躲在葉子底下,流過來,流過去。幾百年彈指一揮間。

從前的模樣,誰又知道。

故事,是從風華成為陰司鬼差開始。

再往前的故事太久了,大約除了閻王爺,也沒有幾個人曉得。

風里有些只語片言,說風華為人的時候便是那一個朝代無往而不勝的將軍,后來被奸人陷害,身陷囹圄,身死國滅。就連他心愛的女人也慘落在敵國之手,受盡屈辱后死去。

具體情節不可考,風華不曾透露過半分,從前有好奇的人問過,被風華打太極糊弄了過去,到后來,再也無人敢問,甘愿讓它成為一個謎,后來人只知道他死后成為鬼差,將靈魂交給閻王,從此放棄輪回,換永生永世的不老不死。

鬼差也是鬼,換言之,就是風華永永遠遠都只能是只鬼,生活在陰司。

陰司跟人間不一樣,無日月無春秋,唯一的光源是彼岸花叢中紅色的業火,其余的地方,都是漫無邊際的黑暗,漫無邊際的單調和孤寂。

要經歷過多么令人絕望的事情,才會徹底放棄人間?

風華覺得無所謂,沒有牽掛就不會孤獨。

可是到了陰司才發現,原來陰間人間差不多一個樣,最開始的時候風華不愿意同流合污。不過絕望得多了,也便無所謂了。

果然,只要當你活得夠久,很多事情就變得沒那么重要了。精忠報國也好,吃喝玩樂也好,統統隨風去。無事時于陰間眾小鬼斗雞斗蛐蛐,他那只大公雞,五彩斑斕,爪牙如鐵鉤,取名叫“金將軍”,一樣無往而不勝。

小鬼嘻嘻哈哈:“風華你墮落了。”

那時候風華還是不是第一鬼差,身份地位跟那些個終日無所事事的小鬼無甚區別,眉眼間的氣度卻非凡鬼可比。旁的鬼斗雞時眼睛睜得圓圓的,無非求一個“贏”字,風華不然,輸贏從不關心,金將軍下了場,不論戰況如何,一律好肉伺候著。

風華哈哈大笑,斜眉入鬢,風華正茂的模樣。

二十三歲,他死那一年剛滿二十三歲,于是那張臉,就定格在了那個年紀。

閻王私下里咂摸:“知世故而不世故,是個好苗子。”

后來,風華用實際行動證明,閻王果然就是閻王,陰間老大的位置不白坐,看人果然棋高一著。那一把裂魂劍據說是上古時期歐冶子親手冶煉,以人血獻祭,上可弒神,下可誅鬼,死于刀下者皆灰飛煙滅,永世不得超生。

他憑著非凡的身手和裂魂劍在陰司殺出了名聲,就連閻王也要禮讓他幾分。

然而真正讓他坐上陰司第一鬼差交椅的,還是那件事。

故事的緣起其實簡單,不過是陰間一個小鬼,過夠了被人呼來喝去的生活,于是想要謀權篡位,便偷了閻王爺的令牌,私下里跑回人間。小鬼叫遠岫,是一個有著干凈眼神的十七歲少年,據說是前世執念太深,所以無法投胎,但是又沒有犯什么大錯,于是閻王就在陰司給他謀了個閑差。

當初的執念如何,風華沒問過,他不好管人家閑事,只記得以前自己從人間執行任務回來,還給過他糖吃。

他笑得像個孩子,大聲說謝謝。怎么看,也不像是覬覦權位的人。

金錢,權利,人到死也不過如此。終究是看不透。

風華不屑一笑:“愚蠢。”

那鬼原本魂魄不全,在人間呆不了太久,但是如果一旦讓他找機會休養,到時以令牌召集地獄惡鬼,禍害人間,到時候就算閻王爺沒被篡位,這烏紗帽怕是也要保不住。

著人急急地調查了好些天,終于確定了大致的方向——撫仙湖畔清水鎮。

閻王爺不敢怠慢,立刻派了手下最得意的鬼差去查辦,這個鬼差,便是風華。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輕小說
  2. 電影小說
  3. 百合小說
  4. 煉丹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阿蘇文學

回復不負如來不負卿或者回復書號593 閱讀全文

×
北京pk10怎么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