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說 > 靈異 > 云涼

更新時間:2019-10-04 10:49:43

云涼

云涼 杏仁酥 著

連載中 云涼許牧然 電影小說 架空歷史小說 民國小說 特工小說

獨家新書《云涼》是來自作者杏仁酥所編寫的女生靈異風格的小說,男女主角是云涼許牧然,文中感情敘述細膩,情節跌宕起伏,卻又順暢自然。下面是簡介:七歲時一場災禍,讓我全村覆滅。我用自己作為交換,向鬼王換取他們十三年壽命。二十歲那年,那人又出現,告訴我,要么嫁他,要么死......一夜妥協,意外頻生,詭事齊出,生死交纏,真心欲動,卻發現一切不過是鏡花水月,露水陰緣......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云涼,今年二十歲,打小兒父母雙亡,我被爺爺和二叔二嬸養大,今晚是我從城里大學回到云家村跟他們過中秋的第一晚。
吃了月餅和團圓飯,本以為在老家的第一晚會睡的香甜,可沒有想到剛到半夜,我忽然醒了,腦子里一陣清明。
月光白花花地落進紗窗里,落得一地斑駁,老房子的墻縫里蛐蛐一聲聲地叫著。
一切情景在這個中秋的夜里,都再正常不過,但是我的身體卻仿佛死了一般絲毫動彈不得。
我睜大眼睛,想要喊在院子里忙活的爺爺來幫忙,喉嚨卻像是被是什么東西給堵上了一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難道是傳說中的鬼壓床?我心中正害怕,絲毫沒有注意到一個奇怪的男子什么時候出現在了我的床前。
“你就是云涼?模樣倒還湊合。”清冷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朵里,我才驚恐地把視線轉向了他。
那人一身白衣,身形修長,墨發如瀑,行云流水般傾瀉了一肩。
可無論我如何努力,就像是隔著一層薄霧,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臉。
難道這只是個夢嗎?據說做夢的時候,總是看不清人臉的。
我一邊提醒自己不要害怕,一邊眼睜睜地瞧著他朝我走了過來。
“很好,還是個處。”對著我冷冷一笑:“就是你了。”
我正手足無措,卻發現他又憑空消失了。
我慢慢地平復了心情,正準備再動動自己的身體,卻聽見堂屋門口一個詭異細小的聲音響了起來:“老云,他已經來過了,對你孫女很是滿意。”
那聲音細細的,像是故意從嗓子眼里擠出來的一般:“這么多年以來,你們對我也算是孝敬,如今你們家有難,我也不想撒手不管,到底如何選擇,我還是希望你自己能夠想通。”
“可是大仙,我畢竟就這一個孫女。。。。。。”爺爺有些蒼老的聲音響起,帶著濃濃的不舍。
“爹,你也只有一個孫子啊?不讓涼涼去,難道讓小風死嗎?那我們云家連個傳宗接代的人都沒有了!”
二嬸有些尖利的聲音響了起來,依稀染上了哭腔。
沉默了幾秒之后,爺爺所有的話化為了一聲濃重的嘆息:“既然如此,那就請迎親的進來吧!”
迎親的?聽見這幾個字,我稍微平靜下的心,瞬間又慌亂了起來。
小風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爺爺他們要為了小風把我嫁出去?
來不及思考,我就用來遮擋蚊蟲的竹簾被從掀開了,爺爺的聲音響了起來:“大仙請進吧。”
往門口看去的我頓時驚恐地瞪大了雙眼!
因為走進來的,竟然是一直站立而行的黃鼠狼!
月光明晃晃地照在它的身上,分外清楚。
那黃鼠狼有模有樣,瞇著黃豆般的眼睛瞧了我一眼,捏著細小的嗓子對著我爺爺道:“你孫女兒被鬼王看上,那可是你們云家的福氣,你可知足吧。”
爺爺苦澀地看了我一眼,不忍地轉過頭去。
隨后,那開口說人話的黃鼠狼對著外面招了招手道:“吉時已到,來迎親吧!”
它話剛落音,一隊穿著大紅色衣服、僵硬的如同木偶一般的人就從外面走了進來,直接把我從床上扶了起來,捧來了大紅色的喜袍和鳳冠霞帔,就往我身上擺弄。
近距離的解除更讓我心底發涼,只見這群人臉上涂脂抹粉一片慘白,身上更是連一絲活人氣息都沒有!
想起了另外一個細節,我更是寒毛直立!
他們走進屋子的時候,是直接穿過竹簾進來的!仿佛那竹簾空無一物!
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是人!看見旁邊那個不懷好意地對我笑的黃鼠狼,我心中更是害怕!
什么鬼王!我才不要嫁給他!
我拼命地張開嘴巴,向素來疼愛我的爺爺求救,爺爺卻只是背過臉去伸手抹了一把臉。
站在一邊的二叔有些愧疚地不敢看我,二嬸卻滿眼興奮地盯著那些人把我抬了出去。
我頓時絕望不已,難道我真的要被迫嫁給那個黃鼠狼口中的什么鬼王嗎?!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電影小說
  2. 架空歷史小說
  3. 民國小說
  4. 特工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鸚鵡看書

回復云涼或者回復書號2570 閱讀全文

×
北京pk10怎么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