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說 > 古言 > 縱寵將門毒妃

更新時間:2019-10-11 14:04:16

縱寵將門毒妃

縱寵將門毒妃 木子蘇V 著

連載中 岳千帆納蘭珉皓 民國小說 神仙妖精小說 宅斗小說 抗戰小說

精選熱書《縱寵將門毒妃》是來自木子蘇V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小說中的主人公是岳千帆納蘭珉皓,文中感情敘述細膩,情節跌宕起伏,卻又順暢自然。下面是簡介:前世算盡天下,卻錯信身邊之人,最終落得剜腹取子,滾油燙喉,挖眼割舌的下場!再次睜眼,回到十二歲那一年,她冷笑:這一世,要你們百倍償還!說她命犯孤煞?不好意思,姐只會是天生鳳女!要封她為七皇子妃?擦,讓那個勞什子七皇子走遠點,姐不稀罕!不過,誰能告訴她,這位騷包世子是哪里來的?她不過是年幼無知之時救了他一次,他便緊跟著她,向她邀寵,美其名曰給她面子。話說,咱不要這面子行不行?

精彩章節試讀:

湟源國。

“咚……咚……咚……”寺廟的鐘聲似乎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

慎刑司,專門審問罪大惡極之人,坊間傳言,進了慎刑司如同進了閻王殿,最后都會死于非命。腥臭的冷風,詭異的笑聲,幽暗的刑司房仿若令人毛骨悚然的噩夢,溢滿著揮散不去的血腥與怨恨。在這里的人,心里早已經變態扭曲。

“一、二、三……”三年了,每日的辰時、午時、子時,冷漠地數數聲就會伴隨著沉沉的鞭打聲響起,從未有一日停歇。

“這樣漂亮的身子,再打下去還真是廢了。”昏暗的燭光里,一個猥瑣的男子發出了有些滲人的笑聲。

“收起你那齷齪的心思,若是動了她,你也沒命。”方才數數的男子知道行刑的人疲累了,便停了下來。

行刑男子看著已經刑架上痛到昏迷的女子勾出惡毒猥瑣的笑,甩著有些發酸的手,“你還別說,她渾身估計沒有一塊好肉了,愣是忍著一聲不吭,這么倔的妞兒雜家還是第一次見。”

“那當然,她以前可是赫赫有名的第一女將,據說出生之時邊關風沙大起,卻讓然引得百鳥朝鳳,被譽為天生鳳女。”回話的人瞅了那鮮血淋漓的女子,語氣中多少帶了些惋惜。

“得了吧,雜家可是得了好處,要實打實地伺候這位廢后的,厲害,再厲害現在也是階下囚。”猥瑣太監不屑地開口。

“此人命格奇特,據說命犯孤煞,妨己害人,據說不僅克死了父母,還克死了她的祖母。”那人也不多說,“你歇好了就趕快些,雜家還等著回去復命。”

“好。”重新撿起浸泡在鹽水里的藤鞭,猥瑣太監又使勁地將鞭子甩到女子身上,那女子痛得猛然抬頭,又再度沉默地低下頭。而那太監仿佛見到這一幕卻是更加興奮,每一鞭都是實打實地打在女子嬌柔的身上,一時間皮開肉綻,鮮血四濺……

“二百七十八、二百七十九……三百。”打夠了數,猥瑣太監嫌棄地將幾乎成為血人的女子像破布一樣扔在角落里,隨后又強行往她嘴里塞了顆藥丸,隨后罵罵咧咧地離開了。

方才還昏迷的女子在兩個太監離開后,猛然睜開血紅的眼睛,黑暗中近乎妖冶。方才吃下的續命丸被她猛然咳出,隨后狠狠碾碎在腳下。

岳千帆,曾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卻被誣陷與侍衛通奸,成為湟源國朝史上第一位被下入慎刑司的廢后。當年那個毫無根基的八皇子洛朗逸對她粲然一笑,那抹純凈的笑容就那樣毫無預兆地照進她灰暗的時光,從此改變了她的一生。

“你為我平定天下,我許你不離不棄。”就為這句誓言,她為洛朗逸精心謀劃,步步為營,一心一意地終于將他推到皇位之上。這一切,足足花了七年的時間。

已經瘦如枯柴的手撫上自己的小腹,血紅的雙眸溢出滔天仇恨。她以為,她的真心終究為換來幸福,卻沒想到換來的,竟然是這般悲慘的下場!

三年前。

偌大的宮殿里,岳千帆眉眼溫柔地撫著自己的凸起的小腹,輕聲哼唱著母親在世時時常唱給她的小曲。

“都說小姐粗魯無禮,奴婢看那些人簡直都是瞎了眼。”說話的是千帆的貼身婢女冬兒。

笑著嗔了冬兒一眼,岳千帆微微一笑,“我的小瑞兒,不要聽冬兒瞎說哦,母后是世間最溫柔的女子。”

冬兒聽到自家小姐這般說,不禁笑出了聲。小姐出身將門,哪里學得會那些嬌柔做派,要她說,她就喜歡小姐這樣爽朗英姿的女子。

二人正說笑間,方才還晴朗的天轉眼間便狂風大作,瓢潑大雨傾盆而下,那急促地雨聲仿佛敲打在岳千帆的心上,沒來由地一陣心慌。還未來得及讓冬兒關上窗子,卻聽到雜亂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抬頭望去,千帆連忙起身,由冬兒扶著行禮道,“圣上萬安。”她可以為心愛的人機關算盡,也可以為他斂去芳華,只做一個普通的賢妻良母。

立在殿門外的男子面容俊秀,薄唇緊緊抿成一條直線,仿佛在隱忍著什么。立在殿內的千帆卻是被男子一身明黃刺痛了眼睛,一時間竟然有些看不清楚男子的面容。

下一刻,洛朗逸已經踏步向前,大手一揮,一巴掌將岳千帆狠狠打翻在地,怒罵道,“不知檢點的女人!”

“皇上,皇上,您不要打娘娘,娘娘肚子里還有孩子,您要打就打冬兒吧!”冬兒瑟瑟發抖地護住嘴角已經見血的岳千帆,哭泣著喊叫。

“滾開!”洛朗逸一腳踢飛了冬兒,冬兒就像冬日的雪絮一般撞在墻上,掉落下來,再也沒了聲息。

“千帆究竟做了什么!”岳千帆護著自己的小腹,眉眼冷峻,“皇上就是讓千帆死,也要死個明白!”

“哼,把那人給我帶上來!”千帆抬眼望去,侍衛押上來那個奄奄一息的人,竟然是岳禮!

“岳禮!”千帆驚叫,“圣上為何將千帆的侍衛折磨成這般模樣?”

“哼,你與岳禮通奸,竟然還有臉質問本皇?”洛朗逸俊美的面容幾近扭曲,“來人,把他給我扔進煮沸的油鍋里去!”

“洛朗逸!”千帆眼見那些侍衛拖走了岳禮,終于發怒了,她猛然起身,一雙明眸怒視著自己深愛的男人,“洛朗逸,你如果想要這皇后之位去討好岳珠兒,大不了將我打入冷宮!為了她,你讓我設計殺你大哥,為其改換身份,我都未曾多言,但是如今你如此污蔑本宮,到底是何居心!”

“在本皇面前,你這個女人竟然如此放肆!放心,本皇定會如你所愿。”洛朗逸后退一步,“來人,將廢后打入冷宮,另外派人剜腹取子。”

“洛朗逸!我腹中乃是你至親孩兒,你竟然狠辣至此!”岳千帆雙眼赤紅,她當初怎么就沒有發現此人乃是狼心狗肺之輩!

“珠兒久咳不愈,相師言可取未成形孩兒之血服下,不僅可以痊愈,還有延年益壽之效。”冷冷得看了岳千帆的小腹一眼,“這肚中的孽種生下來也是禍害,倒不如拿來做藥。”

岳千帆聽聞此言,倏然抽出腰間軟劍,指著洛朗逸道,“洛朗逸,今日我岳千帆與你恩斷義絕,若是你執意動我腹中孩兒,我定與你不死不休!”這就是岳珠兒,她的好姐姐,不動聲色便可以將她推入地獄!

“哼,你還不知嗎?”洛朗逸看著岳千帆,鄙夷地開口,“你粗魯無禮,潑辣蠻橫,你以為我真的喜歡你嗎?我不過就看中了你這一身本事,像你這種潑婦之流,怎么能成為湟源國的皇后?連你的丫頭都背叛你呢,夏兒給你奉的茶可是摻了東西的……”說罷,轉頭對殿外說道,“夏兒,快些來看看你的小姐,別讓她驚擾了珠兒。”

“是!”夏兒嬌弱的聲音響起。岳千帆心神俱震,怒視著自己的貼身婢女夏兒,卻因為中了失魂散渾身軟弱無力,癱倒在地。一群嬤嬤看準了時機,連忙簇擁而上,將她手腳綁在床上。

“小姐,你也別怪夏兒,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洛朗逸早就離開了此處,心心念念去見他的珠兒。

見眾人都在準備剜腹的東西,夏兒在千帆耳邊嘀咕著,“當年大夫人就是看不慣二房得寵,所以才在老爺和夫人出征之前下了藥,到了戰場上毒發身亡誰也查不出。要是老夫人活著,大夫人始終也出不了頭,所以她才會害了老夫人。春兒和秋兒都被他們害死了,小姐,夏兒真的不想死,夏兒也是迫不得已,畢竟識時務者為俊杰……”

見那些嬤嬤已經準備好了,夏兒也不再言語,完全不知道千帆此刻的心里有多恨。原來,自己最愛的父母、祖母,都是被她曾視為親母的大伯母所害!岳珠兒!洛朗逸!你們好一對心狠手辣的狗男女!

饒是千帆恨意滔天,可仍舊抵不過失魂香的作用,終究是昏了過去。當她再醒過來時,她腹中孩兒已經沒有了,自己丟在慎刑司,日日承受鞭笞之痛,卻仍因為恨倔強地茍延殘喘。她拼命地告訴自己,一定要活著,哪怕是這般屈辱無望地活著,她也要看著那對狗男女不得好死!

突然,方才緊閉地牢門被重新打開,陷入回憶的千帆有些迷茫地抬起頭,卻是看到了一個身著華貴衣服太監對著那猥瑣太監嫌惡地說道,“皇后娘娘即將臨盆,卻頻頻噩夢,相師言明血脈相克,皇上今個兒下旨將此女處死,你們手下利落下,別壞了大事。”

聽聞此言,千帆冷冷一笑,原來,是那岳珠兒終于受夠了她這個廢后依舊活著的惡心,是要來取她的性命了。可惜啊,她還沒有看到那對狗男女的下場……

猥瑣太監聽到命令,立刻上前,差使兩個小太監重新將千帆綁在刑架上。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一章 絕地悲鳴
  • 第二章 泣血重生
  • 第三章 痛整庶妹
  • 第四章 算計長姐
  • 第五章 太子到訪
  • 第六章 重遇渣男
  • 第七章 神秘男子
  • 第八章 失手殺人
  • 第九章 痛扁表哥
  • 第十章 預定媳婦
  • 第十一章 激怒大哥
  • 第十二章 嚴懲惡奴
  • 第十三章 秦婉有孕
  • 第十四章 命犯孤煞
  • 第十五章 巫蠱之術
  • 第十六章 世子送禮
  • 第十七章 姨娘之死
  • 第十九章 分道揚鑣
  • 第二十章 途遇故人

猜你喜歡

  1. 民國小說
  2. 神仙妖精小說
  3. 宅斗小說
  4. 抗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阿蘇文學

回復縱寵將門毒妃或者回復書號1163 閱讀全文

×
北京pk10怎么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