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三六五小說 > 資訊 我老婆是蛇仙耳畔清風小說免費閱讀 李牧小青最新章節

我老婆是蛇仙耳畔清風小說免費閱讀 李牧小青最新章節

時間:2019-10-05 12:56:04編輯:含玉

精選熱書《我老婆是蛇仙》是來自耳畔清風最新寫的一本懸疑推理類型的小說,小說中的主人公是李牧小青,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爺爺是個出馬弟子,附在他身上的出馬仙告訴我,想要活命,必須要和一條蛇成親!結婚當晚,那條蛇真的來了...

《我老婆是蛇仙》 第一章 蛇婚 免費試讀

出馬仙,就是附在人身上的動物仙。

我爺爺就是十里八村聞名的出馬弟子,給人看過不少疑難雜癥。

按理說我家是有仙家保護的,可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怪事竟有一天會發生在我身上。

那天晚上,我玩累了,早早就睡覺了。

睡著睡著,就感覺有啥濕乎乎的東西鉆進了被窩里,一開始沒太當回事,以為是被噩夢魘著了。

可沒過多久,那濕乎乎的東西越來越多,還不停的往我身上鉆。

我用手一摸,就握住了一個細長的東西,滑溜溜的,還會動呢。

這下直接就給我驚醒了,掀開被子一看,脊梁骨好像被電了一下,從頭涼到了腳。

我的被窩里,盈盈滿滿全都是蛇!

那些蛇直吐著信子,在我身上爬來爬去。

我當時嚇得要命,嗓子好像啞了,喊都喊不出聲來,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直到我的脖子被蛇咬了一口,這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爹娘聽見我哭了,忙跑了過來。等他們看到我身上的那些蛇,臉色全都嚇白了,顯然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我爹趕緊掐住了那條咬我的蛇,讓我娘去喊爺爺,爺爺聽說我出事了,光著腳就跑了過來。

可就算是見多識廣的爺爺,面對這么多蛇,也不由得愣住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跟我爹娘把蛇從我身上給弄了下來,裝進了袋子里。

當時我娘還數了一下,足足有二十條蛇,這些蛇有沒有毒我不清楚,但我就覺得自己脖子上的傷口,又疼又癢的,總想用手去抓。

我娘給我看了一下,眼睛瞪得老大,丟了魂似的叫道:"那蛇有毒!娃脖子都黑了。"

我拿鏡子一照,發現那傷口不光是黑了,還滲透出很多條紅色的血凜子,脖子上看起來爬著條蜈蚣一般,別提有多瘆人了。

爺爺低頭尋思了半天,皺著眉頭問我是不是惹上什么東西了?

小時候我確實愛玩,可仔細回憶了一下,白天去河邊耍得時候,也沒碰到蛇啊。

見我直搖頭,爺爺掏出了旱煙袋,說這事兒太古怪了,還是把仙家請來問問吧。

我爹娘都被嚇得不輕,意識到這件事馬虎不得,就盼著爺爺能把仙家請來。

爺爺囑咐我爹娘,一會兒請了仙家,只要能救我,什么要求都得答應。

囑咐完這些,爺爺點了口煙,狠狠的吸了一口。

等那股子煙氣從他鼻孔里吐出來的時候,爺爺嘴里念叨了一句:"胡大爺,晚輩得罪了,請來吧!"

話音剛落,只見爺爺一翻白眼,身子徒然哆嗦了一下,剎那間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再一看他,眼睛的瞳孔變得細長,原本白色的眼仁,也變成了橘紅色,極為詭異。

那雙眼睛,像極了一只狐貍!

出馬仙大致分有五家,爺爺供奉的是胡家,也就是狐貍仙。

以前爺爺請仙兒的時候,從不讓我看,這次見到了他的樣子,我心里挺震驚的。

"今天找我來有什么事啊?"

爺爺雙腿盤坐在炕上,吊著嗓子說出了這么一句話,那聲音又尖又細,別提有多邪乎了。

我也知道,這是胡仙上身了。

爹娘趕緊把我推到了爺爺面前,很恭敬的說道:"麻煩仙家了,幫我看看這牧娃子是怎么了?"

爺爺一邊抽著煙,一邊盯著我瞅。

那眼神直勾勾的,盯得我心里發毛。

緊接著,爺爺瞅了瞅裝蛇的袋子,又伸手扒拉了一下我脖子上的傷口,給我疼得一哆嗦。

"你家這娃得罪了柳家,把人家閨女給傷到了,人家來報復了。"

附在爺爺身上的胡仙陰聲說道。

柳家就是蛇仙,柳家閨女,那不就是蛇么?

聽他這么一說,我心里咯噔一下子,白天在河邊確實跟幾個小伙伴扔石頭玩來著,難道剛巧砸到蛇了?

爹娘怪罪的瞪了我一眼,又賠笑說道:"敢問仙家,有沒有什么法子,讓柳家高抬貴手。娃小貪玩,不是有意冒犯的。"

爺爺雙手叉在胸前,冷哼著說:"柳家那些玩意,心眼小得很,我看這事兒夠嗆,只能怪這小娃娃倒霉了,找我也是浪費時間,趕緊準備后事吧!"

聽到胡仙這么一說,我心涼了一大截,自己這是要死了?

爹娘更是急的不行,一個勁兒的求著胡仙,我娘抹著眼淚說:"仙家,您可要救救這孩子啊,我們家一定世世代代供奉您,讓您香火不斷,早日位列仙班。"

胡仙琢磨了半天,說好吧,看在弟子的面子上,那我試試。

接著,爺爺一翻白眼,整個人好像魂游了一樣。

爹娘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只是緊緊的抱著我。

過了能有半個鐘頭的時間,胡仙回魂了,繼續抽著煙說道:"我找柳家商量過了,倒是有個法子。"

"啥法子?"

爹娘趕緊追問。

"以后你們家要供養柳家閨女。"胡仙開口道。

"這是自然。"

爹娘總算松了口氣。

"我沒說完呢,你家牧娃子還得跟柳家閨女成親!"

胡仙說完這句話,爹娘面面相覷,有些意想不到。

既然傷到了人家,供養那是理所應當的,可為啥還要成親呢?

我心里也直犯嘀咕,自己才多大啊,怎么能跟一條蛇結婚?

胡仙根本沒解釋,見我爹娘這個態度,直接放話了:"這親成不成,你們自己考慮吧。"

說完,只見爺爺身子又打了個哆嗦,恢復成平常的樣子。

這時爹娘就把胡仙的話告訴了爺爺,同時也說出了心中的顧慮。

爺爺嘆了口氣,最后一錘定音道:"那咋辦?想救牧娃子,也只能這樣了。"

爺爺說得沒錯,我脖子上的傷口,越來越嚴重,血凜子都已經蔓延到胸口了,每天早上醒來都會疼痛難忍。期間也不是沒去過醫院,最終也都沒什么結果。

爹娘沒辦法了,只有照著胡仙的辦法,給我辦了場婚。

成親那天熱鬧非凡,家里擺了十幾桌,街坊鄰里來了好多人,這也是爺爺的意思,這是要給我沖沖喜。

我心里挺不舒服的,害怕遭小伙伴笑話是一方面,最主要我這么小就成親了,還是跟一條蛇,這事傳出去了,以后咋找媳婦啊?

可最后也只能認了,和蛇成親怎么也比活不了命強啊。

辦婚的時候,我還問爺爺,這新娘子能來么?

爺爺沒說話,只是讓我對著門外磕了三個頭。

除此之外,婚禮辦得挺順利的,就是這婚只有新郎官,卻不見新娘子,讓人感覺挺怪異的。

等到入洞房了,我瞅著屋里的紅燈籠還有炕上的紅被褥,心里就有點發毛了。

尋思著那柳家的閨女,今晚會不會來呢?

畢竟我用石頭砸傷了它,胡仙說柳家心眼小,萬一它真來了要吃我咋整?

這么一想,我也不敢睡了,眼睛直直的瞪著門口,就這么一直熬到后半夜,也不見有什么異常。

我那顆提著的心,終于落了地。

說是跟蛇成親,可能就是個形式吧,沒準那胡仙就是想嚇唬嚇唬我。

不管怎么說,過了今夜,我應該就沒什么事了。

這么一想,我心滿意足的睡著了。

可睡了沒多久,一陣陰風給我吹醒了。

這時候我才發現,屋子的門不知道什么時候被風給吹開了。

燈已經滅了,只剩下燈籠冒著紅幽幽的光,顯得屋子里陰凄凄的。

我剛準備下炕去關門,突然感覺手碰到了一個濕乎乎的東西。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頭皮跟過了電一樣麻。

這感覺我太熟悉了!

還沒等我做出啥反應呢,一道聲音忽然傳入耳中。

"夫君,是我呀。"

它來了!

我老婆是蛇仙

我老婆是蛇仙

作者:耳畔清風類型:懸疑狀態:連載中

爺爺是個出馬弟子,附在他身上的出馬仙告訴我,想要活命,必須要和一條蛇成親!結婚當晚,那條蛇真的來了...

小說詳情
北京pk10怎么买赚钱